看清楚“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引导更可期待的人类未来


发布于:2019-05-17 09:11 分类:焦点对话

作者:admin

  2018年6月,习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深入指出,当前,我国处于近代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世界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二者同步交织、相互激荡。“只有深入领会和掌控时期变化的本质,我们才能够正确地制定自己的策略”;只有建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才能够使我们找到应对变化、解决问题的有效路径和方法。   明辨“不变者”,掌控时期变化进程中的束缚条件   恩格斯曾提示,“我们注意更多的是运动、转变和联系,而不是注意甚么东西在运动、转变和联系”。在全球大变局中,“甚么东西”就是变化的主体或产生变化的因素或束缚条件。在全球变局中,我们需要掌控以下“不变者”:   第1,和平与发展的时期主题没有变。1是保持“冷和平”的核威慑仍然存在,核武器产生的严重后果得到了更普遍的承认;2是国际社会中没有哪1方气力成心愿、有能力发动大范围战争;3是发展已成为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的世界共同寻求的目标。虽然各国为了争取发展优势剧烈竞争,但都没法做到以牺牲和平环境为代价。   第2,全球气力结构没有根本性改变。全球气力对照产生了改变,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全球气力结构并没有产生根本性改变,发达国家仍然具有综合优势。首先,发达国家长时间构建起来的“位势”优势没有变。上溯至大航海时期的殖民扩大,直至“冷战”的结束,西方在技术、军事、经济、制度、文化和心态等诸多方面都处于优势地位。其次,发达国家权利更具有渗透性没有变。经太长期磨合,在发达国家的制度框架下,发达国家的国家权利以合法方式渗透到社会、市场的各个方面,使得发达国家的国家权利在对外扩大和在国际社会取得优势地位的时候,可以通过社会气力、市场气力间接实现国家意图。最后,发达国家依然可以自若地利用规则保护本身利益和优势。对发达国家而言,现有国际规则基本上由发达国家制定,有的还是国内规则的国际化,因此发达国家通过规则保护本身优势显得“理所应当”,同时还能强化其精神优势;而对后发国家而言,适应和服从既定规则其实不难,难的是利用既定规则实现更快发展,更难的是创设出符合自己期待又能得到广泛认可的新规则。   第3,民族国家的基础性地位没有改变。虽然1段时期以来,民族国家灭亡论、“地球村”等概念不断,但是经历了几次重大经济危机,特别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民族国家的地位得到巩固乃至强化,不但成为应对国内社会经济等关系的调理者和塑造者,而且成为应对国际危机、全球风险的重要政治气力。目前,主要有两个方面缘由强化着民族国家的基础地位:1是日趋剧烈的综合国力竞争要求国家必须发挥更有效的作用;2是随着国家间竞争的剧烈,国家作为弱势群体庇护者的地位更加突出。   第4,国内治理仍然优先于国际治理。目前,世界各国都普遍存在“治理赤字”,而国家又是既有治理结构的制度核心,也是各类治理问题的聚焦点。国内治理之所以被摆在优先位置,主要是3个方面缘由而至。首先,国内社会的认同仍然是国家合法性的决定性来源。这从依托外部气力掌握政权的政府常常垮台的诸多实例可以得到验证。其次,国内治理在全球多层次治理体系中具有基础性地位。绝大部份“治理问题”都可以追溯到各国的内部,国内治理的改良能为国际治理问题的解决筹集更多更可延续的资源。   认识“大变局”,坚定人类文明发展的信心   理解“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就需要掌控时间意义范畴的“百年”,作为空间意义范畴的“世界”和作为社会心义范畴的“大变局”这3个维度。当前,世界舞台中心逐渐由西方发达国家向非西方国家转移,向非国家行动体弥散;世界气力对照产生变化,“北分南合”偏向日趋明显,第4次工业革命与全球南方国家火伴关系相互推动,南南合作步入新纪元;在经历了欧洲主导的维也纳秩序和美国主导的以联合国体系为核心的国际政治秩序和以布雷顿森林体系为核心的国际经济金融秩序后,自由主义国际秩序遭到严重冲击,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国家正在积极重构世界秩序。   全面审视全球大变局,理性应对,建立正确的历史观、大局观、角色观,是中国应对全球大变局的关键所在,最符合本国利益和人类共同利益。因此,中国在当前国际关系中应当从以下方面着力。   第1,理性认识全球化的逆转和进退,积极推动全球化健康良性发展。逆全球化的非理性在于对全球化的误解,即误以为全球化只是经济全球化而忽视了全球化的社会政治等内涵、混淆了人类日趋相互依存的本质与全球化不当政策带来的负面现象、忽视了全球化是自地理大发现后就开始的历史进程而只看到了近10年来的逆全球化现象、误以为全球化只是资本全球化而忽视了近代以来全球化所显现出的人类整体性的共同价值、简单地以为全球化价值导向只是自由主义而忽视了全球化的全球主义价值根基。   应当看到,全球化是人类文明的大趋势,其动力不但源于各个国家的全球化政策,同时是全人类科学技术不断进步、全球市场经济发展的结果。对当前逆全球化认知和对全球治理窘境的夸大乃至失望,丝毫无助于问题的解决。中国在高举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旗帜的同时,要积极引领全球治理,着力解决全球化进程中的经济、政治、文化的不平衡,努力实现全球化再平衡。   第2,系统、深入地诠释并努力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经过过去40年改革开放获得的巨大成绩,目前,我们通过“1带1路”这1全球公共产品,不但把中国的国家治理与全球治理结合在了1起,同时也把中国的发展命运同世界的发展命运紧密地联系在了1起。“1带1路”不但带动国内各地区的共同发展,而且为不同国家的共同繁华搭建起了平台。在当前环境下,世界各国都应当以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逐渐克服现实主义的束缚,增强国际关系中的世界主义色采,从而弥补现有国际秩序的不足,推动其朝着更加公正、更加公道的方向发展。   (光明网记者秦超,根据《探索与争鸣》2019年第1期整理。)